业界资讯
Product display

山水图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名称:大庄严脱胎佛像生产厂家

电话:18250514111

邮箱:9656186@qq.com

网址:http://www.dzyfx.com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国家级木材加工区东方大道

业界资讯

  • 首页 > 业界资讯 > 福建三明跨国追索“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最新结果:判令归还!

福建三明跨国追索“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最新结果:判令归还!

2020-12-05

12月4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村民委员会、大田县吴山乡东埔村村民委员会诉被告Oscar Van Overeem(音译:奥斯卡·凡·奥沃雷姆)、Design&Consultancy B.V.(音译:设计及咨询私人有限公司)、Design&Consultancy Oscarvan Overeem B.V.(音译:设计咨询奥斯卡·凡·奥沃雷姆私人有限公司)物权保护纠纷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判令被告奥斯卡·凡·奥沃雷姆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告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村民委员会、东埔村村民委员会返还案涉“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
该案于2015年12月11日正式立案,并通过国际司法协助程序,成功向荷兰的被告方送达了应诉材料。案经2018年7月26日、10月12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查明了案件事实。
三明中院审理后认为,“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在其诞生地、长期保存地是重要的信物,承载着当地众多信众的精神寄托。该佛像只有回归其诞生地和长期保存地,才能真正具有融入众多信众日常生活的生命力。于法而言,“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作为集体所有的传世文物,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对“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的集体所有权受法律保护。于情而言,作为祖师信仰的信物,“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应当返还给信众村民。于理而言,作为人类遗骸的文化财产,“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亦应当回归其原始文化氛围和故土环境。在“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被偷盗、未经中国政府许可非法出口到国外后,阳春村村委会和东埔村村委会有权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跨境追索,要求非法占有人返还流失的珍贵文物。据此,三明中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三明中院在长达37页、2万多字的判决书中,对双方当事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在本案中争议的焦点问题,逐一作出认定,彰显了中国法院的司法能力与水平。三明中院所作出的判决结果,为我国通过民事司法渠道追索流失文物开辟了新的路径,属标杆性、突破性、开创性的裁判。
据了解,章公祖师俗名章七三,法号普照,北宋年间圆寂后被塑成金身佛像,供奉在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埔村共同拥有的普照堂内。因其真身四肢和身首俱全,因而又被称为“章公六全祖师”。
1995年12月,“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被当地村民发现遭人盗窃,村民向公安机关报案,但佛像去向一直下落不明。
2015年3月,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一尊肉身佛像,引起阳春村和东埔村的关注。村民们认为该尊佛像即为被盗的“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福建省文物部门也称已初步确认展出的肉身坐佛像即是20年前被盗的“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而该佛像的荷兰藏家奥斯卡·凡·奥沃雷姆随即撤展。
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的追索诉讼,并在中国和荷兰两国进行平行诉讼。
12月4日下午,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民委员会、大田县吴山乡东埔村民委员会诉被告Oscar Van Overeem(音译:奥斯卡·凡·奥沃雷姆)、Design & Consultancy B.V.(音译:设计及咨询私人有限公司)、Design & Consultancy Oscarvan Overeem B.V.(音译:设计咨询奥斯卡凡·奥沃雷姆私人有限公司)物权保护纠纷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判令被告奥斯卡·凡·奥沃雷姆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告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民委员会、东埔村民委员会返还案涉“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
该案于2015年12月11日正式立案,并通过国际司法协助程序,成功向荷兰的被告方送达了应诉材料。案经2018年7月26日、10月12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查明了案件事实。
三明中院审理认为,“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在其诞生地、长期保存地是重要的信物,承载着当地众多信众的精神寄托。该佛像也只有回归其诞生地和长期保存地,才能真正具有融入众多信众日常生活的生命力。“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作为集体所有的传世文物,于法而言,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对“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的集体所有权受法律保护。作为祖师信仰的信物,于情而言,“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应当返还给信众村民。作为人类遗骸的文化财产,于理而言,“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亦当回归其原始文化氛围和故土环境。在“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被偷盗、未经中国政府许可非法出口到国外后,阳春村委会和东埔村委会有权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跨境追索,要求非法占有人返还流失的珍贵文物。据此,三明中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三明中院在长达37页、2万多字的判决书中,对双方当事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在本案中争议的焦点问题,逐一作出认定,彰显了中国法院的司法能力与水平。三明中院所作出的判决结果,为我国通过民事司法渠道追索流失文物开辟了新的路径,属标杆性、突破性、开创性的裁判。
吴山镇,距离福建省三明市150多公里。从吴山镇沿着一条狭窄的山路驱车行驶,大约十多分钟就能抵达阳春村。中午,村子里格外安静,时不时能够听到路边山坡上村民砍伐竹子的声音,还有阵阵鸡鸣。在这个村庄里,一座朱红底色、镀金装饰的建筑——普照堂,格外引人注目。在普照堂的侧墙上,公示了2017年10月到2018年9月普照堂的收入信息,其中,“收油漆捐款”共25万多元。据了解,这些钱款是由当地村民以及周边信仰者自愿捐赠筹款的,用以修缮普照堂。
从2018年年初开始,当地村民们用10个月的时间对普照堂进行了一次修缮翻新。村民告诉我,他们希望用焕然一新的普照堂来迎接“章公祖师”回家。在我们的走访中,可以频繁听到村民提起“荷兰”、“奥斯卡先生”、“打官司”这些信息。三年来,向荷兰建筑师奥斯卡·范奥维利姆追索章公祖师像,是村里的头等大事。被盗风波章公祖师肉身像,在福建阳春村和东浦村共同拥有的普照堂里被供奉了上千年。而在1995年12月15日,村民发现祖师像被盗走了。消息迅速蔓延,一时间震惊和恐慌笼罩着整个村落。
40岁的林明照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天的情景,听到消息后,村民们第一时间聚集到了普照堂。“既伤心又好奇,因为我们都很敬畏章公祖师,小时候我们连摸都不敢摸他一下,怕自己手脏冒犯了他。我实在是想不通,我们这么尊重的一尊佛像,竟然会被人盗走。”据了解,章公祖师法号“普照”,在北宋元佑年间坐化成佛,封号六全祖师。千百年来,章公祖师一直被当地村民视为“保护神”。“祖祖辈辈相传下来的说法就是,章公祖师会保佑我们一方平安。我们是听着章公祖师的故事长大的,他的故事感动了我们这些子孙后代,我们对章公祖师都是非常崇拜、非常敬仰的。”章公祖师像失窃后,村民们立即向警方报案。另一方面,村民们开始自发寻找丢失的佛像。但苦寻多年,一直没有任何进展。“章公”重现章公祖师像被盗20年后,事件出现了转机。
2015年3月,村民林永团在手机上看到一则报道:匈牙利自然博物馆正展出一尊来自中国的千年“肉身坐佛”。荷兰一家医疗中心曾对这尊佛像进行过CT扫描和内镜检查,经检验佛像内有一肉身,内脏已被掏空,可以清晰地看见体内的骨骼。林永团看到这个消息,立即联系同村村民林乐居,并找来林乐居在1989年拍摄的章公照片进行比对。经过反复比对,村民们都坚信匈牙利自然博物馆展出的“肉身坐佛”,正是丢失20年的章公祖师像。“章公显灵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村民们如此感慨。第二天,林永团就开始整理章公的资料,编辑成文章发布至网上。“‘肉身坐佛’系阳春村被盗的章公祖师像”,消息一经发布便在海内外引发广泛关注,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维利姆随即要求撤展。
随后,福建各级文物部门组织专家来到阳春村,对普照堂收藏的照片、族谱、衣冠、坐轿等遗物进行取证。福建省文物局发布消息称,经过初步确认,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肉身坐佛”是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章公祖师像。另外,福建省文物鉴定中心最新出具的调查报告指出:“佛像后背汉字与福建村民至今保存的章公祖师相关物证上的汉字为同一个人笔迹”。再次印证展出的佛像与章公祖师像为“同一尊佛像”。跨国追索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章公祖师”肉身坐佛的追索诉讼,在中国和荷兰两国进行平行诉讼。
2016年5月,律师团向荷兰法庭提交起诉状,要求法庭判决荷兰藏家归还佛像。
2018年10月31日,肉身坐佛追索案的第二次听证会在荷兰举行,阳春村和东埔村的6名村民代表出席。
12月12日,荷兰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以“不清楚中国的村民委员会是否有权提起法律诉求”为由,驳回村民的起诉。对此,该案中方代理律师徐华洁表示,荷兰法庭的判决没有法律依据。“荷兰法院没有弄清楚,我们国家的村委会是拥有诉讼主体资格的,村委会有管理、监督集体财产的权利。”事实上,现有国际公约在打击文物贩运及流失文物返还上存在诸多缺失:当前文物返还领域有两个国际公约,一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通过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这个公约主要针对的是馆藏文物,而“章公祖师”肉身像不属于这一类。第二个是1995年由国际统一私法协会通过的《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荷兰虽然在1996年签署该公约,但至今没有获得议会批准,因此该公约对荷兰目前并不具备强制法律约束力。此外,中国与荷兰之间也没有签订关于文物追索的双边协定,这也让章公祖师像的回家路变得尤为漫长。对此,律师表示,目前追回章公祖师像采取的是民事诉讼的方式,但是不排除进一步采取刑事手段的可能。徐华洁律师解释称:“2004年5月24日,《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对荷兰发生了效力。被告人明知他购买这尊佛像是没有出口凭证,而且是盗赃物的情况下仍进行买卖,我们可以证明他的行为是非善意的。”漫长的等待“我们实在没有想到章公祖师像的追索会这么坎坷!”村民林明照如此感慨道。
章公祖师像被盗后,村民们仿造了一尊佛像代替章公祖师像供奉在普照堂。而每年农历十月初五,章公佛诞,村民们仍旧会将各色供品摆放在章公面前,磕头跪拜、许愿祈福。
林明照向我们介绍:“佛诞日是我们村子最盛大的节日,比春节还热闹,这一天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大多都会回到村子里。”林明照和父亲是村里的糕点拼字艺人,从小他就看着父亲为章公祖师制作供品,用五谷杂粮拼出对联,或者“风调雨顺”、“有求必应”等字样,来为村民祈福。
近日,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维利姆向媒体表示,愿意通过协商谈判,促成佛像早日回到普照堂。这个消息,让村民们又看到了希望。
林明照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目前村民们还没有收到藏家的直接回应和沟通,但是他们愿意和藏家进行协商,也期待达成双方都能满意的结果。“我们认为章公祖师既然又出现了,我们相信很快就能够回到我们的村子,我们还是一直这么一天天期待着。”


留言评论

欢迎各位网友对本站评论
服务热线 咨询热线 地图
cache
Processed in 0.093366 Second.